白种人其实真的是高级人种,透过电影《绿皮书》为您揭晓答案!

白种人其实真的是高级人种

白种人其实真的是高级人种的说法其实是假的,因为现在全世界都提倡人人平等的自由,并没有哪国的人更高级。亚洲人大多是属于黄种人,美洲的人是属于白种人,非洲是属于黑种人。这是现在意义上,生物学所阐述的三种有色人种,但其实在广义上来说,地球上的人总是分为四种的,还包括了棕种人,这是按照人类的身体特征所划分出来的人种。

美国在没有独立之前,曾经是英国殖民地。1607年4月26日,英国在北美建立了第一块殖民地——弗吉尼亚。所以,美国人多是英国人的后裔,延续了英国白人的纯正血统,天生具有身为白人的种族优越感。白人的文化当中一直保存着一种传统的象征主义看法:白色象征着善良、纯洁、美丽,而黑色象征着罪恶、腐朽、丑陋。英国某诗人的诗里这样描述黑人,说他们是“黑色丑陋的鬼怪”,而把英国人自己说成是“像上帝本人”。

白人们认为肤色是有等级的,肤色越浅等级越高,肤色越黑等级越低,显然黑人被排在最底层。(白人不单单歧视黑人,也歧视其他有色人种,如黄皮肤的亚洲人、红皮肤的美洲印第安人、种族混杂肤色不一地拉丁美洲人。)

白种人其实真的是高级人种,透过电影《绿皮书》为您揭晓答案!

2)美国人根深蒂固的宗教观念——神赋使命感

《旧约全书》认为以色列人是上帝神赋的选民(即“以色列人是上帝之子”),随着西方现代文明的兴起,虽然上帝的选民的含义没有变,但是人群却发生了变化,专指16世纪宗教改革中的新教徒。英国国教——圣公会也是新教的一支,历经宗教改革后,圣公会仍保留了天主教的诸多残余,然而英国国内一部分强烈表现出上帝选民感和神赋使命感的教徒对于这种不彻底的宗教改革颇为失望。

他们认为宗教改革应以最纯洁的形式在英国展开,英国应当成为基督教世界的

模范和仰慕的对象。他们的观点与当时的英国王室利益相左,因此,英王詹姆斯

一世与后来的查理一世对于国内激进的新教徒(清教徒)大肆屠杀镇压。

改革无望……

1620年,一批清教徒搭乘“五月花”号踏上了美洲之旅。这批清教徒认为自己是上帝

选民,肩负开荒拓土、引领世界的宗教使命。正是这使命感造就了美国人自高自大、

俯视其他一切民族的心态。到达北美的清教徒雄心勃勃,决心把北美变成宗教实验的处女地。

随后,一代代新老移民前赴后继来到北美这块荒芜又肥沃的土地,他们欲把这片土地建造成山巅之城以昭示世界,证明他们才是真的上帝选民。之后他们确实也用自己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证明了自己的确是上帝选民。他们挑起战争、烧杀抢掠、种族歧视,却标榜这一切行为都是上帝赋予的神圣权利。

对于种族歧视,尤其是黑人,《圣经》中“诺亚方舟”的故事影射非洲黑人是诺亚最笨的三儿子——“含”的后代。于是在美国白人眼里,非洲黑人天性蠢笨、懒惰,理所当然应受到“品德优秀”的白人后裔的歧视。殊不知黑人与自己同宗同族(从基督教故事上来讲),本应该平等对待。

3)黑人长达数百年的奴役史让美国白人天然地产生思维惯性,就是低人一等。

黑人从进入美洲以来一直社会地位低下,美国白人天然地惯性思维,非洲黑人是“奴隶”、“黑鬼”。从1619年第一批20名非洲黑人被运进弗吉尼亚的詹姆斯敦成为契约工到17世纪中叶法律规定非洲黑人的奴隶地位,再到1865年南方各州相继颁布一系列黑人法典(Black Codes)实行种族隔离,最后到21世纪的今天,400年间,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从未真正在美国消失,黑人仍被排除在美国社会生活的主流之外。美国白人至上的种族极端思想,黑人就应该世代为奴,受白人控制,永无翻身之地。

4)黑人的贫穷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促使美国白人更加确信黑人是一个野蛮、低劣的民族。

在有黑人的地方,总会伴随着偷盗、抢劫、卖淫、贩毒吸毒、疾病、凶杀等一系列因贫穷引起的社会问题。美国白人深受其害,本来对黑人就种族歧视,一部分黑人的行为进一步佐证了他们种族歧视的合理性。黑人的这种拉低自我身份和价值感的行为从侧面更加凸显出了美国白人的高贵。美国白人能认识到这种社会现状,却不想着去解决。

究其原因就是美国白人打心里就歧视黑人,在白人说了算的美国社会,根本不情愿给黑人公平公正的机会。结果是黑人只会越来越贫穷、文化素质越来越低,仅极少数能爬出社会底层。

美国白人“高级”的具体表现——特指在对待黑人这件事上

美国白人总觉得自己是最高等、最文明、最聪明的种族,可是他们的行为却总频频打脸,这分明就是一个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不择手段、忘恩负义、杀人不眨眼、出尔反尔的民族啊。

在对待黑人这件事上,有如下例子可以佐证。

从一开始第一批黑人被贩卖到美洲,高级的白色人种就没打算让黑人过好日子。远的不提,咱们就从美国独立战争开始讲起吧。

1787年美国宪法保留了黑人奴隶制的合法存在,为美国独立战争立下悍马功劳的黑人无法获得自由之身

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大约有9000名黑人为了获得人身自由参战,其中不乏勇敢的黑人女性,她们有的乔装成男性上前线,有的加入医疗队和后勤补给部门。黑人可以代替白人奴隶主参战,这样奴隶主就无需上前线,无需担心战死的风险。

在9000名参战的黑人中,约有1/4黑人士兵参加了整个8年的对英战争,全体黑人士兵平均服役时长为4年零6个月,远超白人的服役期,也超过了职业军人参战的平均时长。战争期间,美国大陆军当局对黑人采取高压的军队纪律和严格的登记入伍政策。一旦黑人士兵反叛或叛逃,会遭到全国通缉,一旦被抓就会被绞死。所以,黑人士兵别无他选,唯有以命赌自由。

然而,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美国人却没能给所有黑人以自由(部分参战黑人的确获得了自由),《独立宣言》里声称的“人人生而平等”仅仅是美国白人的平等。战争结束后,美国人就开始过河拆桥。

1787年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九款规定,“对于现有任何一州所认为的应准其移民或入境的人,在1808年以前,国会不得加以禁止。”即准许美国在20年之内继续进行奴隶贸易。

宪法第四条第二款还规定:“根据一州之法律应在该州服役或服劳役的人,逃往另一州时,不得因另一州之任何法律或条例,解除其服役或劳役,而应依照有权要求该项服役或劳役之当事人一方的要求,把人交出。”,美国人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彻底践踏黑人人权,其面目可憎程度可想而知。

南北战争期间,林肯废除奴隶制只是权宜之计,种族歧视依旧存在

1863年1月1日,北方军为夺得南北战争的胜利,林肯总统正式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宣布南方叛乱各州的黑人从此为自由人。当前线好消息的到来,350万黑人欢呼雀跃的同时积极投身到北方军的怀抱,为北方军最终取得内战的胜利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试想,如果林肯总统没有废除奴隶制,没有调动起广大黑人奴隶的积极性,那么,南北战争或许会持续更久(南北战争1861——1865),谁胜谁负也就不那么容易分得清了。

所以美国白人难道不应该感谢黑人吗?有关数据统计,这次内战有近18.6万黑人直接参战,每3个黑人中就有1人流血牺牲。这场由美国白人自己挑起的战争,最后却要让黑人来买单。美国人的自私自利、阴险狡诈暴露无遗。

虽然废除了奴隶制,南方白人却不甘心让黑人真正享受到平等。南方各州相继颁布黑人法典,对黑人活动做限制性和歧视性规定。

如:密西西比州要求所有的黑人必须在每年1月出示雇工证明,否则可以以窜流为罪名被任何白人逮捕,合同期未满就离职的黑人要遭受处罚等。

还有臭名昭著的3K党,由美国白人种族主义分子组成,其通过各种血腥恐怖活动组织黑人参与政治活动。

无奈之下,美国白人只能将黑人奴隶制以黑人种族隔离政策的形式延续下来,让黑人明白自己就是低人一等。

到一战前夕,美国白人对黑人的种族歧视渗透到了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无论在教堂、学校、图书馆、公共交通、候车室、电话亭还是剧院、饭馆、公园、婚姻、住房等社会生活各方面都实行歧视黑人的种族隔离政策。

进入21世纪,种族歧视由“显性”转为“隐形”,因种族歧视引起的黑人骚乱此起彼伏

为了大国的形象,不让其他国家将美国白人打上“种族歧视”的标签,种族歧视开始以“隐性”的方式存在于美国人的心中,表面上说着各民族平等,背地里干得却还是种族歧视的事儿。

加纳之死

2014年7月,因怀疑纽约43岁的黑人小贩埃里克·加纳出售未缴税香烟,警察对其进行抓捕,尽管加纳死前多次求饶,但遭美国白人警察锁喉死亡。而纽约的大陪审团却不起诉将黑人加纳“锁喉”致死的黑人警察丹尼尔·潘塔雷欧(Daniel Pantaleo)。此事导致大批示威者走上纽约时代广场,高举横幅“We can’t breathe”抗议美国白人警察杀死黑人小贩,谴责其暴行。

布朗之死

2014年8月9日,手无寸铁的18岁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弗格森镇遭白人警察达伦·威尔逊拦截并枪杀。布朗尸体被遗弃街头4个多小时,尸检显示,布朗至少身中6枪,其中2枪在头部。而密苏里州大陪审团不起诉涉事警察达伦·威尔逊,引发黑人极大不满,导致持续性骚乱和暴动,抗议活动蔓延全美上百个城市。

拉宽·麦克唐纳之死

2015年10月,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白人警察贾森·范戴克连开16枪射杀17岁黑人青年拉宽·麦克唐纳,数百名抗议者选择在12月24日圣诞节这天走上芝加哥街头举行“黑色星期五”游行活动。极力谴责白人警察滥用职权、执法不公的行为,并要求市长伊曼纽尔辞职。诸如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究其原因就是美国白人仍未消除种族歧视。

1995年,弗罗里达大学的乔·费金和赫南·薇拉两位教授合作出版了《白人种族主义》一书,认为除非美国的白人承认并着手解决种族歧视问题,否则美国社会将会在20至30年内爆发一场严重的种族冲突。

让美国白人停止种族歧视的道路还有多远?

《绿皮书》这样的电影是美国白人试图呼吁美国白人放下种族歧视所做出的一些努力。正是因为种族歧视仍在,美国社会才需要这种类型电影的出现,试图减轻甚至完全抹去种族歧视的烙印。

电影中最印象深刻的台词是:

所以如果我不够黑也不够白,我甚至不够男人,告诉我托尼,我是谁?

还有那句,因为光靠天赋是不够的,改变大众的想法需要勇气。

唐·谢利这个人物虽为黑人,却早已是一个白人的模样,是一个极其矛盾复杂的人物。因为天赋让他得以不与众黑人般拥有穷苦的命运,自小接受良好的教育,让他精神上早已沦为白人。

但可悲的是,白人又因为他的肤色无法接受他,不能和白人一起吃饭,不能在白人的卫生间里上厕所,不能在白人所开的商店里买东西,总之白人世界里,只有他的音乐是宝贵的,而至于他的人,也就是承载音乐的这个媒介是需要被诅咒的,是低级、肮脏的。他南下演奏,是为了改变白人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因为他的广大同胞需要被平等对待。早知道南方对黑人歧视非常严重,却依旧毅然前往,这种勇气不是每个音乐家都拥有的。

身为意大利裔美籍的美国白人托尼·利普作为谢利的司机,把谢利的一切都看在眼里,最后居然转变了对谢利的看法,不再歧视谢利作为黑人的身份,并从内心里生出敬意,真正地接受了谢利这位黑人音乐家,连带自己的亲朋好友也接受了他。

电影的结局过于Happy Ending,短短2个月怎么可能一下子让一个几十年都种族歧视的白人转变态度,这无疑是导演和编剧们的理想主义。但是电影的初衷还是好的,呼吁消除种族歧视,给黑人以地位和应该有的尊重。

能去拍这样的电影,至少说明美国白人已经有意识要去解决种族歧视问题了,因为正如前文所说,再不解决这种问题,恐怕未来的美国真的不会太平。

在本届奥斯卡上,将这部影片评为“奥斯卡最佳影片”希望不是粉饰太平(你看,我们美国白人可都是在宣扬种族平等理念的,黑人们要是再遇到种族歧视的问题,那可不关我的事了,社会舆论也别在给我们美国打上种族歧视的烙印,这可有损我大国形象,我们可是真正地在宣扬人人平等。),赚钱同情和眼泪,落实到具体行为上却依旧是丝毫未变,该种族歧视还是种族歧视。

这部电影不得不提及一下马赫沙拉·阿里的演技,虽然只是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但是在部分影迷心中是实至名归的最佳男主角。毕竟这是白人拍的电影,主角是白人,怎么也不能让黑人夺去了锋芒,你看,就颁奖这件小事儿上,都还能看出来细微的种族不平等,只不过比起流血牺牲更加“隐性”罢了。你不去细细领会,根本发现不了,说白了,美国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社会,既然如此,必然就不会有真正的公平和公正。

妄想着种族歧视消失,太天真了,区区几部电影根本是微不足道,所以美国白人消除对有色人种的种族歧视的道路究竟有多远?我们不得而知,毕竟美国白人这种清教徒是不可能让白人以外的人真正分得一杯羹的,来南美洲的时候,他们想的只是造一个彻底属于清教徒的山巅之城,从没说过要和印第安人、黑努、亚裔、拉丁美裔等民族分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