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孙” 从合肥出发

2022年,被称为“东方小孙”的前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曾在接受《浪潮新消费》采访时说:

「之前董宇辉想走,我是骂了他一顿。我说你不要胡思乱想,对吧?唧唧歪歪的,你就辞职躺平,天天沉浸在你那点小伤感里边,你这还是个男人吗?

那时他确实不知道该干啥,他就是很难过,很迷茫。你可以短暂地安抚他,但你更应该鞭策他,就像《士兵突击》里边,长官教导士兵,哪儿那么多废话,对吧?

他这火了以后,就开始有想法,比如要不要做小偶像?我要做的就是戳穿他,戳穿他就是保护他。」

一年半之后,“东方小孙”被免职。在“小作文事件”之后,12月16日,东方甄选公告称免去孙东旭的东方甄选执行董事、CEO职务,董事长俞敏洪兼任东方甄选CEO职务。

孙东旭的职场进阶,是从合肥开始的。

孙东旭2003年考入南开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与技术;2007年毕业后入职天津新东方学校国外考试部。

2008年,正值新东方业务迅速拓展期。从2008年6月到2016年4月,不到八年时间,孙东旭在合肥新东方学校完成多级跳。

2008年6月到2009年6月,孙东旭已是合肥新东方学校国外考试部主管助理;到2012年3月,孙东旭已经升任助理校长;2013年,孙东旭成为合肥新东方学校校长。

这一年,他刚刚28岁。

在合肥新东方学校校长的位置上,他一干两年半,成绩斐然。据《中国企业家》报道,2016年,新东方西安分校遇到困难,孙东旭临危受命,被集团从合肥调至西安;2018年,他又被调至北京集团总部。

半年之后,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对孙东旭说:

「东旭,可能要考虑让你出任新东方在线CEO。」

此后,他经历新东方在线IPO上市、在线教培行业的爆发和骤变、重新创业出发、东方甄选火爆出圈、职位被免,一切都在跌宕起伏的四年间完成。

孙东旭与董宇辉相识于西安。

2015年,董宇辉大学毕业后加入西安新东方分校做英语老师。他见证了孙东旭在西安新东方大刀阔斧的改革。

当年孙东旭用超越所有人期待的速度解决了问题:改善了员工的待遇、教学环境、教学产品,西安新东方分校的业绩也从零增长到第一年20%的增长,第二年40%的增长。

2018年,孙东旭被调回集团时,西安新东方达到60%的增长,成为全国排名第三的分校。

董宇辉是其中的受益者。董宇辉在2016年就当选新东方最年轻的高中英语教研组组长。

“当时西安学校有2000名老师和员工,董宇辉是1/2000,在这2000个人里边,我能认识董宇辉,并且成为朋友,侧面证明他是有过人之处的。”孙东旭说。

与此同时,新东方集团每年会联系世界名校,为新东方的老师提供两个星期的短期进修。在其他分校只有个位数名额的时候,孙东旭派了60多个老师,而董宇辉就是其中之一。

董宇辉后来在直播间说出的那个名句可能与此有关:

「当你在背单词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当你算数学时,南太平洋的海鸥正掠过海岸;当你晚自习时,地球的极圈正五彩斑斓。但少年,梦要你亲自实现,世界要你亲自去看。未来可期,拼尽全力。」

2019年,董宇辉拖着一箱腊牛肉离开西安,来北京投奔时任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为了表达诚意,那箱腊牛肉,他在西安回民街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

孙东旭_孙东旭_孙东旭

但很快,“双减”来临,巨大的意义感在董宇辉身上消失。在此之前,董宇辉在新东方8年,教过50万名学生。

“我曾经一度要放弃,甚至也想过要离开,在无比的自我否定、沮丧、犹豫痛苦的时候,彻夜失眠,看不到自己的价值。”

于是,董宇辉去找孙东旭,渴望有一个体面的告别。

当时,孙东旭也很迷茫。他问董宇辉,“那你干啥去?”董宇辉答,“我也没想清楚。”“你都没想清楚要干嘛,为什么不留下来尝试呢,俞老师这么坚定地转型做农业。”

但因为当天人力部门已经下班,董宇辉没走成。

2021年11月,俞敏洪宣布新东方在线向农业转型。董宇辉出生于陕西农村,在决定加入东方甄选之前,他回了一趟陕西老家,他问奶奶,“如果有一天我变成卖菜的,你怎么看?”奶奶答,“挺好呀,你健康就行。”奶奶的话让董宇辉卸下了负担。

12月28日,东方甄选直播首秀,孙东旭和俞敏洪都亲自上阵,业绩最终只停留在500万元左右。

直播结束通常到了下半夜,孙东旭载着董宇辉、石明(东方甄选主播)回家。车里大声地播放着他喜欢的歌曲(势不可挡)。

“我会全副武装让你看看我有多坚强,我会严阵以待让你看看我势不可挡。”强烈的鼓点躁动如同他们当下的心情。

然而第二天的成绩并没有。那段时间,业绩直接熄火,一蹶不振每周都会发生一次,每次都是六七天。

转折点发生在2022年6月9日,董宇辉因其“双语直播”一炮而红,东方甄选出圈,公司股价一个月内涨幅超过907%。

理解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关照现实。

如果把东方甄选的“小作文事件”的爆发放在“忠臣奸臣”的阴谋论框架下去理解,并不合适。站在现实层面,孙东旭和董宇辉都是优秀的人物,两人曾一同携手,互相欣赏,互为助力。

孙东旭曾经说:“从能力的角度来讲,确实有无数个人比董宇辉还强。但是我喜欢用一些比较纯粹的人,理想主义者。”

两个人之间的岔路出现在什么地方呢?

学计算机出身的“东方小孙”一直按照商业逻辑做事,杀伐决断。但他可能没法理解董宇辉的“胡思乱想、唧唧歪歪和小伤感”。他自诩为《士兵突击》的教官,但顶多是个“高城”,既不及“史今”,也看不到“袁朗”的影子。

根据商业逻辑,“去董宇辉化”是有根据的。而熟悉孙东旭的人透露,孙是一个强势的领导,“他掌控欲比较强,说一不二,从前要让哪个员工走,必须就得赶紧走”。

对此,俞敏洪“洞若观火”。他评价孙东旭:”小孙做事情年轻、有冲劲,但是不够圆润。”

“东方小孙”可能并不真正能明白董宇辉打开世界的密码。

人们喜欢董宇辉,不仅是他“双语直播”,能讲好小作文,而是喜欢董宇辉的个人命运和他的商业直播交相辉映。他的困境、迷惑、唧唧歪歪和小伤感,也是粉丝们的困境、迷惑、唧唧歪歪和小伤感。新东方有很多老师都可以“双语直播”,但团队写出再好的“小作文”,也不能替代董宇辉。

12月16日晚间,俞敏洪与董宇辉一同现身直播间。俞敏洪表示,罢免孙东旭CEO职务与董宇辉无关。

董宇辉贩卖的,是治愈,是希望,也是他面对世界的心态。逻辑打不开的商业世界,“温暖”可以打开。

这个道理,说出“文科就是‘舔’”的张雪峰可能也没有明白。

编辑丨徐宏博 校对丨胡威坤

审核 |杨宇坤 潘艳刚

猜你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